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巴中市白庙乡党委书记坚持晒裸账本5年获赞

  11月25日,周喜安出任资阳市委书记前,掏50元钱在巴中市白庙乡蔬菜种植户王心六手里买了一篮蔬菜,当时他还是以巴中市市长的身份在巴州区白庙乡“透明蔬菜”基地调研。

  周喜安嘱咐王心六:“好好种,‘透明农业’蔬菜一定会占领更大的市场,一定会有好的前景。”王心六说,这不仅让他,也让白庙乡的老百姓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这种温暖,只有白庙乡人才能有更深的体会。

  王心六所在的这个白庙乡就是2010年起,多至成千上万“招待费”,低至1.5元信纸费也公开“裸晒”而一夜成名的全国第一个政府财务“”的乡镇。当年财务“单笔明细”公开这一做法,不仅让白庙乡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同时也将其推向无比尴尬的境地。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作为主导者,更是受尽同事冷落。“同行不同车,同吃不同餐,同会不同坐。”一位巴州区官员这样形容他当年的处境。

  近5年过去了,白庙乡利用当年晒账本晒出的知名度招商引资,埋头发展乡镇经济,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也赢得了上下一致的认可。张映上说,这种认可得益于上级领导长期以来的关心与支持,更得益于十八大以来国家大力弘扬依法治国的大环境。

  他说,宪法赋予了老百姓监督与政府接受监督的权利和义务。特别是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中说到“以政务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更证明我们的做法完全契合中央精神。

  四川省委党校彭大鹏教授,作为白庙乡财务公开积极鼓励者,在接受四川法制报记者采访时说:“宪法的核心,首先是公民的权利,宪法的目的是保障公民的权利与制约政府权力。白庙乡所做的财务公开,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制约权力的方式。财政是现代政府一个核心,你把财政拿出来放在阳光下,这样你的权力就受到制约了。”

  这是周末,白庙乡政府大楼里党政办副主任苗文翠正在值班。对白庙乡这几年的变化,她建议记者:“自己出去看看”。

  出了场镇,沿着一条水泥路往下走,半山腰一片耕作精细的梯田里,各种蔬菜幼苗长势喜人。这是白庙乡新上的“透明蔬菜”农业项目基地。基地下方,一台挖掘机正在修固水塘堤坝。

  “政府财务我不懂,但现在水泥路通了,自来水有了,天然气也通了……他们(乡干部)还是踏实做事的。”正在蔬菜基地里摘冬海椒的王大爷对记者说。

  这些在外面看来最为平常的公共设施,在近5年前的白庙乡却是历届政府都努力解决,却又无力改变的民生难题。

  2010年,四川法制报记者前往采访因晒账“一炮而红”的白庙乡时,党委书记张映上正一边忙于应对各路前往采访的记者,一边被要求解决饮水问题,交通问题的村民质问:“不要忙炒作,先解决我们的困难。”

  如今,这些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同时白庙乡还通过招商引资引进了7个投资数千万的农业项目。这对无数偏远山区乡镇而言,白庙乡无疑像个暴发户。

  但作为财务公开率先吃“螃蟹”的白庙乡,这条发展道路走得并不顺利。首先是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作为主导者所面临的各种尴尬。这尴尬,来自一些人的不理解,认为他“出风头”,或触动了大家的利益。

  近5年前,记者在白庙乡采访时,一位巴州区领导对张映上公布一笔与自己有关的费用当场质问:“我那应该是会务费和工作餐费才对,你怎么给我弄成招待费公示出来了?”张映上连忙解释,是工作人员统计失误造成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不来白庙乡了,张映上出去开会或参加活动时,更是受尽冷落。

  一次,区上组织乡镇和局级领导到一个乡调研,调研结束时大家都坐自己的车返回。但张映上没车,本想搭便车回去,当他站在路边给从身边经过的每辆车招手时,结果没一辆停下。无奈,张映上只能步行几里到乡场镇车站坐客车回去。“一位朋友将他当时亲眼见到的这个场景当笑话给我讲时,我想象得到他当时一个人走向车站时寥落的身影,感到一阵心酸。”一位白庙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说。

  区里某局事先承诺给白庙乡一个职能所站拨2万元钱办公经费,当副乡长去领取时,对方却称,这个钱不拨了,“假如拨了,人家会说我不合众”。乡长在院坝里等了一个多小时,说尽好线万元钱。

  场镇居委会书记黄开志说,我们去要本来应该给我们的项目款,从上午坐到下午,其他乡村的都办了,不给我们办。因为领导直接出来给经办人员打招呼,“他们是白庙乡的哦,要认真办。”结果就是,“我们送的材料怎么也过不了关”。

  一位乡政府工作人员说,出去开会经常有人专门跑来戏弄几句:“这不是‘裸奔’乡来的吗,看你们还是穿了衣服得嘛。”

  甚至曾经冲着白庙乡名气回来投资的老板说也遭遇过这样的尴尬。来了之后才发现很多问题是当初没有想到的,“国家针对农业的一些项目我们申请不到,区上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直接说,去其他乡镇要什么有什么,在白庙乡不行。”“当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要孤立白庙乡,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让白庙乡的村干部们至今不解。

  张映上也因此被白庙乡人埋怨,甚至在全乡换届选举的时候,有村干部直接站出来号召党员干部:“把张映上选下去,他在这里我们一个项目都要不下来。”

  白庙乡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坚持走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认准了的事情就要干下去。”张映上在乡上开会经常这样鼓励干部。“账务全公开不可能立刻带来好处,但白庙乡是首个全公开的基层政府,受到了舆论一致关注,白庙乡借助知名度实现了招商引资上的突破,让人意外,也让人高兴。”曾经积极鼓励白庙乡账务全公开的四川省委党校教授彭大鹏对四川法制报记者说。

  账务公开之后,许多商家来咨询投资,白庙乡抓住了这次机会,陆续引进了7家企业,建立起了金银花基地、中药材基地、土鸡养殖合作社、白蜡产业、核桃产业园,以及透明蔬菜种植基地。“他们的工作作风让我感动。金银花基地建立的时候我在白庙乡调研,苗子是从山东空运过来的,到白庙乡已经是凌晨了,全体乡干部就站在院坝里等着苗子运到,跟工人一起护送到基地,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彭大鹏对当时的情况仍记忆犹新。

  今年4月,郭子预考上白庙乡公务员,刚上班就遇到乡上动员老百姓种植“透明蔬菜”。种植过程全公开,不用农药,不用化肥,能行吗?面对村民的疑虑,乡党委号召全体乡干部下地,帮村民锄地。“帮村民扯菜籽杆,没参加过体力劳动,我满手都是血泡”。郭子预说。

  张映上对他说,我们就是来作“秀”的,但不是做给上级领导,也没有记者的“长枪短炮”,我们是“秀”给村民看的,让他们看到政府对动这个项目的决心和诚意。

  张映上说,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坚持以公开为常态、不公开为例外原则”,这跟他2010年看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一样兴奋。如今,白庙乡在晒账本几年后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成就,受到广泛认可。

  白庙乡被认可也同样从被嘲笑开始。一次召开全区产业发展大会,轮到张映上作汇报。当他说到全乡的项目招商情况,种植了多少金银花树的时候,有干部当场质疑:你是不是又在放卫星?下面一阵哄堂大笑。

  张映上说,这个东西造不了假,你们可以去白庙乡看。这时,区委书记张平阳接过话:“大家不要那样笑。我早就想去看看了。”

  果然,10多天后巴州区委书记张平阳带着相关部门一起来到白庙乡。看了这里的金银花基地,张平阳非常高兴,对张映上说:“这是我看到的种得最好的金银花。”这是2012年。至此,区委书记打开了僵局,白庙乡逐渐得到认可。

  之后,2013年,2014年张平阳先后三次带队到白庙乡考察。在这期间到白庙乡考察调研的,还有巴中市委书记李刚,前任巴中市长周喜安。白庙乡不再被人另眼相看。

  张映上说,张平阳书记几次在会上提出,白庙乡做的探索是我们很多干部还没有意识到的有益探索,符合中央执政理念和八项规定的要求。相关干部要识大局,顾大体,支持和关心白庙乡。于是,各种项目纷纷落地,白庙乡开始空前繁忙起来。

  11月30日,在白庙乡党委办公室里,张映上向四川法制报记者讲起了这样一件事。一位因职务犯罪的官员被判刑出狱3天就跑来找他,一见面就在他胸前捶一拳:“张映上啊张映上,你为什么不当更大的官全面推行财务公开呢?那样我不会有辉煌的过去,但也不会有悲惨的今天。”而这个人,就是当初率先嘲讽“晒账本”做法的人。

  5年过去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乡党委书记张映上,头发短了,白发多了,沧桑了许多,但他说:“白庙乡已经迎来了自己的春天。”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