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整合营销服务商

电脑端+手机端+微信端=数据同步管理

免费咨询热线:

白庙乡:将“裸晒”进行到底

  名不见经传的白庙乡很快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把乡财政所用的每一分钱都“明细”公布,连招待上级官员的烟酒都不例外,是不是不近人情?这样的“裸账乡”

  每个月初,白庙乡政府网站都会照例公布上个月的“公业务费开支”,依然是具体细致、明明白白。有网友发现,4月份白庙乡没有一笔招待费支出,5、6月均未超过两笔。乡干部告诉“中国网事”记者,留在乡里吃饭的人确实少了,不得已用餐的还坚持要补交伙食费。

  一想到晒账本可能影响上级干部的关心支持,白庙子居委会主任陈波就忧心忡忡:“晒账对老百姓来说是好事,但乡镇一级承载的压力太大了。”邻近的兴文镇党委书记苟中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直言不讳,不赞成将招待费公开得过细,“招待费用逐笔公开有点不近人情”。

  巴州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杨斌说,各级干部对乡镇财务是否要上网公示、“三公消费”是否要逐笔公示,都有不同看法,就连区委、区政府领导都难以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因此,虽然从4月份开始,巴州区已经在全区乡镇推进财务公开,但是能够做到上网“”公示的,仅白庙乡一家。

  该将“裸晒”进行到底,还是见好就收?摆在白庙乡党委书记张映上面前的,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

  “那段时间,他双眼深陷,还常常自问自答,可以说是身心疲惫。”在白庙乡工作的大学生村官黎波说。

  巴中市委书记李仲彬多次表示,上级党委政府不会因为晒账本而减少对白庙乡的政策、项目支持。

  深圳的知名网民、“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吴君亮在网上力挺白庙乡的探索。他认为,白庙乡的做法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相反,这还只是“在先进技术手段之下,突破惯例多走的一小步”而已,“比如在丹麦和日本,所有官员公务出差出访回来,不仅要拿账单,还要拿出菜单,菜单中要是有一道菜没有理由地超标,账目可能就没法报销。”

  对张映上来说,白庙乡1.1万名群众的支持是最为宝贵的。65岁的居民黄开顺是“裸晒”坚定拥护者。他说:“乡上搞了公示后,大家都知道乡政府是怎么花钱的,每一笔补贴发放也明明白白,群众和干部之间不会有猜疑,这种做法应该坚持长期搞下去。”

  退休干部李长文曾多次要求乡政府财务政务公开,他说:“我终于遂了心愿,现在公开得非常彻底,这就杜绝了腐败现象,老百姓满意,也最为拥护!”

  目前,白庙乡已经在乡政府门户网站公布了今年1至9月份的公业务费,此外,各级党务、政务信息、各项惠民资金发放情况及乡干部工资预算表等信息也陆续上网,接受群众监督。

  打开白庙乡人民政府门户网站,记者发现其点击率已经超过了16万次,是全乡人口的近16倍。而7000多名散布在全国各地务工的白庙乡青壮年居民,也有不少人是通过网络随时了解家乡的近况。

  “裸晒”还带来了现实效益。据张映上和其他乡干部估算,全年下来,晒账本预计能给乡政府节约3万元,这大约是这个偏远贫困乡全年公业务费的15%%。

  经过大半年风风雨雨,张映上更坚定了“裸晒”的决心。他说:“政务公开是实现公平、公正的有效渠道。”

  10月初,白庙乡网站公布了最新一期“账本”:全乡9月公业务费支出共计19717元,最大一笔开支是中秋月饼慰问费4120元,最小一笔开支是矿泉水费24元。

  在“账本”旁边配发的两条网络新闻引人注目:一条是“专家称,十七届五中全会将聚焦公平正义”;另一条是图片新闻,标题是“做官不做事,等于没做官,等于枉做官。”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您的项目需求

*请认真填写需求信息,我们会在24小时内与您取得联系。